电话电话7z7z

2019-06-14 20:06:31 来源: 辽宁信息港

1

有一次去一个朋友家吃饭,他租住的是一间很小的屋子,和房东老大娘对门。吃过饭,天已经快黑了,正闲聊着,忽听房东大娘在那个屋里打。声音很大,几乎是喊着: 闺女,我这几天很好,前几天去检查身体,啥毛病没有!你在那边也要注意身体,天冷,多穿些 和所有母亲一样,零零碎碎地叮嘱了许多。

朋友告诉我,大娘的耳朵不太好使,别人和她说话都要喊着,她才能听见。所以她也因此有了这么大的嗓门儿,她女儿在外地,总听她打给女儿,每次都是说这些事儿,倒是没听见过她女儿给她打过来。大娘还在那里说着,我却涌起一种感动,想到了自己的母亲。母亲也是总给我打,而我却很少主动打给母亲。

我们都不再说话,倾耳听着大娘说着那些琐碎。我们都于无言中感受到了一种温暖,就像身处千里外的家中。忽然,大娘的话停了一下,我们以为结束了,这时,不知大娘怎么弄的,就打开了免提,我们清楚地听见那边传来声音: 您好,您拨打的已停机。 我们都愕然,原来,大娘一直听不见那边在说什么,只是自己在说。

夜已经降临,大娘的声音仍在飘荡。

2

曾经在街上遇见过一个奇怪的人,别人都说她精神失常,四十多岁的样子,整天在垃圾箱里捡吃的。她时常有一个很怪异的举止,手里拿着一小块儿木头,若是看见路上有谁接,她就会把木头举在耳边,也呜哩哇啦地说一通。

都能看出,她拿着那块儿木头,也是当在打,大家都当成笑话看。我当时觉得挺奇怪,就走近了些,想听清她到底说些什么。听了半天,也只是零星地听懂几个字: 儿子 找 有车 小心 血 在她极不清晰的语句中,只有 儿子 和 有车 说得标准。

我努力地想从有限的几个词句,去拼凑属于她的故事,无数种可能,终究是无法构成完整。可是我却相信,她虽然是一个精神不正常的人,虽然做着别人不理解的事,但她却是一个母亲,也有着对孩子无私的爱。

3

还有一个故事,也与母爱有关。

一次出差去另一个城市,住在一个朋友那里。我们说着话,不觉已是夜里十点钟,忽然朋友说要打个。于是她拿起拨了一串号码,等了一会儿,传来接通的声音。只是接通之后却不见她说话,那一端也是静悄悄的。

朋友的眼睛微微闭着,一种悠然神往的表情。过了五六分钟的时候,她把放下了,回头对我一笑,说: 很奇怪吧? 我点头,她说: 我在给我的母亲打。 我问: 那你们怎么都不说话? 她说: 我母亲是个聋哑人!

我奇怪地问: 那她怎么能听见铃呢? 她说: 我母亲的就放在床头柜上,她每晚都侧着睡,就是为了能看见来时话机上的来电显示灯闪光。其实那个就是我和弟弟打,因为母亲什么也听不见,看见话机上的来电显示就会知道是我或者是弟弟。我们接起的时候,虽然不说什么,可那一刻我知道我和母亲的心离得很近!母亲也会知道我们一切都安好。有时深夜里我会打回家,就是想知道母亲睡没睡,她睡着了就不会接起了。

4

和朋友一起出去旅游,在山里的名胜正玩得高兴,一个同行的女孩却失声叫起来: 哎呀!我的不见了! 我们都帮她寻找,更是拿出拨打她的号,却是提示关机。她急得似要哭了,可是,这根本是不可能找得到的。我们都安慰她,说现在便宜,丢了就丢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再买一个就是了。

女孩却着急地说: 我并不是心疼,我妈每天这个时间都要给我打,要是打不通,她会很着急的! 原来如此,有人拿出给她,让她快给妈妈回。打通了,女孩把丢的事说了一遍,不知母亲在那边说了什么,女孩说: 没有出事,谁绑架我呀!不信的话,包哥哥你熟悉吧,他就在我身边,你听听他说话就放心了!

我接过,和她母亲解释了一下,她母亲这才放下心来。女孩不好意思地对我们说: 我妈就是担心我,还以为我被绑架了什么的,以为我是被逼说的那些话! 我们都没有笑,这一刻,似乎都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我要纠错】 :无双女侠

微信怎么注册小程序
趣味美食
小企业网站建设注意什么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