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计划思维要以科学家为中心构建管理评价

2019-03-28 20:25:24 来源: 辽宁信息港

摆脱“计划”思维,要以科学家为中心构建管理评价体系

■熊丙奇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7月12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重点指出:人类的重大科学发现都不是“计划”出来的,而是必须通过科学家自发创造的,政府能做的,则是服务于他们,让科学家们可以释放更大的活力。

重大科学发现不是“计划”出来的,这在学术界已是共识。近年来,我国科研管理的重要改革方向就是摆脱“计划”思维。从根本上说,摆脱“计划”思维就是以科学家为中心,构建科研管理、评价体系,而不是再以行政为主导配置学术资源,评价学术成果。而在推进科研管理、评价从行政主导转为以科学家为中心的过程中,行政部门不愿意放权,以及高校、科研机构内部很大的既得利益阻力,是摆脱“计划”思维必须直面的问题。

目前,“计划”思维主要体现在两方面。

一是科研项目申请、立项。我国科学家开展科学研究活动,主要通过申请课题经费进行。在科研项目审批、立项时,长期以来都要进行行政评价,即由政府部门官员或者由政府部门委托的专家进行评价,因此带有很强的计划色彩。比如,为了确保科研经费按立项时的预算支出,科研项目审批机构会要求科学家在申请时就提出“创新点”在哪里,预期可以取得怎样的成果。可科学研究本就有很大的不可预测性,如果都能预测创新点在哪里,就不需要研究了。于是,不少科学家为获得项目,就拍脑袋写申请书。然而等到拿到项目之后,问题也麻烦了,科学家必须按照事先提出的预算支出科研经费。这就造成了饱受诟病的“重立项,轻研究”现象。另外,由行政部门主导的科研立项还滋生“跑要”问题,科学家要花很多精力和有关部门搞好关系。

二是高校和科研机构对科研人员的评价采用功利的行政指标评价。指标包括课题、经费、论文、专利等。拿课题来说,高校和科研机构把科研人员申请到的课题分为纵向课题和横向课题,纵向课题指来自政府部门(或有政府背景)的课题,横向课题是指来自非政府部门(企业和社会机构)的课题。纵向课题可作为课题考核指标,而横向课题不能作为课题考核指标,只能作为经费考核指标。之所以有这样的区分,是高校和科研机构认为申请到政府课题代表了政府部门对科研人员的认可,体现了研究人员和机构的水平。这把科研人员的精力引导到申请课题上,把申请课题成功作为重要的科研成果。

而在具体进行学术研究时,对于基础研究,项目设立方和高校、科研机构都采用发表论文(发表论文数量和期刊档次)作为评价研究成果的指标。于是,学术研究变为了撰写、发表论文,在我国学术界,学术评价“唯论文论”越演越烈,这催生学术研究急功近利。在论文评价导向下,我国的学术论文发表数量已是世界,可是,具有创新价值的并不多,绝大部分论文派的用场是考核、评价。

减少直至摆脱“计划”思维,就必须直面这两方面问题。首先,应该改变目前由行政部门主导重大科学研究立项的做法,实行专业同行评价。具体而言,应该由独立的专业机构对申请项目的科研人员的学术能力进行评价,谁有能力就给谁做,不看申请者的资历和头衔。科研人员申请到课题经费后,应该拥有科研经费使用的自主权,课题设立方有权监管经费使用,但主要通过要求科研人员公开所有经费支出情况进行,而不是要求某一笔经费必须用到某处实现。再就是,要切实建立科研人员年薪制,把申请项目、科学研究与科研人员的待遇脱钩,即不再实行基本工资加津贴、奖励的薪酬方式,迫使科研人员通过搞科研(从科研经费中提成)解决自己的待遇问题,而由年薪制保障科研人员的收入,科研经费则全部用于科研,包括为开展科研聘请访问学者、支付研究生的费用等。

其次,要推进高校和科研机构进行治理改革,建立现代大学制度和现代科研院所制度,推进行政权和学术权分离。在高校和科研机构中,建立学术委员会,由学术委员会负责学术管理和评价,而不能再由行政机构主导学术管理和评价。只有建立现代大学制度和现代科研院所制度,才能让高校和科研机构回归到教育和学术本位。

不论是政府部门还是高校和科研机构的管理者,都需要意识到,用行政计划思维,除了约束科学家之外,还会导致科研经费被折腾。政府部门可以制定宏观战略,并匹配实现战略的经费,但在具体落实时,应该发挥科学家群体的能动性,只有以科学家为中心,建立科研管理和评价体系,才能激发科学家的创新、创造活力,国家对科研的投入才会起到提高我国学术研究质量的成效,

摆脱计划思维要以科学家为中心构建管理评价

服务于创新型国家建设。

(作者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中国科学报》 ( 第7版 视角)

©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