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乙己前传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6:56:56 来源: 辽宁信息港

清朝末年,昏君在位,奸佞当道,政治一片黑暗。官僚乡绅相互庇护,狼狈为奸,鱼肉人民。加上外敌入侵,主权丧失,老百姓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封建王朝大厦将倾。  在浙江绍兴鲁镇西边一个村子里,有一户小乡绅人家。男主人叫孔希子,女主人叫孔张氏,他们有个儿子叫孔勤。且说这孔勤,自小生得聪明伶俐,长到五岁就被他父亲送到镇上的私塾去念书。  念书前孔勤对“书”感到十分好奇,心中还盼着父亲有一天送他去读书。他终于如愿以尝了。此后,人们就看到一个留着长辫子,身穿少爷服的朝气蓬勃的幼童蹦蹦跳跳地和几个富人家的子弟去三、四里外的鲁镇去读书。对此,小孔勤也确实曾喜欢了一阵子。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小孔勤逐渐对那些枯燥的“三字经”、“百家姓”失去了兴趣。  小孩天性爱玩,孔勤也不例外。为此孔勤也受了不少皮肉之苦。一天下午,他的那位长胡子尖嘴猴腮的先生留下作业,让学生明天背孔子的《论语》第三篇。放学后,孔勤就和同学们聚在了一起。  “孔勤,咱们几个去捉螳螂吧!”村东头李财人的儿子小胖三对孔勤喊。孔勤说:“可先生还要我们背书呢,如果明天不会背,会挨戒尺的。”“呀,胆小鬼,连这都不敢!噢,胆小鬼、胆小鬼……”小胖三大叫起来,其余的同学也随声附和。小孔勤脸涨得通红,低头吐口吐沫,脖子一拧,不甘示弱地说:“哼,谁说我不敢?你们才是胆小鬼呢,走就走!”说完,带头朝路旁的草丛跑去。小胖三他们跟在后面。  晚上,小孔勤躺在床上,完全把先生留的作业忘到了九霄云外,只在想着下午捉螳螂的趣事。——今天下午玩得可真痛快,小胖三他们几个才捉七、八个,我一人就逮了十几个。“哈哈……”小孔勤带着甜蜜的微笑睡着了。  第二天孔勤到了学堂,先生一个挨一个让学生背书。只有孔勤、小胖三他们几个不会。先生就问:“你们几个都是一个村的吧,为什么都不会,嗯?”一边说一边就拿出了孩子们望而生畏的“文房第五宝”——戒尺。小胖三他们几个都低着头,默不作声。先生走到孔勤跟前:“孔勤,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孔勤也吓得大气不敢出。先生气极了,长胡子一颤一颤的,拿起戒尺让孔勤伸出手来,狠狠地打了几板子。孔勤疼得直咧嘴,可他还是没出声。先生又走到小胖三面前,戒尺还没举起,小胖三两腿就直打哆嗦,连忙结结巴巴地说:“是、是孔、勤让我们玩的。”先生又问了那几个学生,他们为了不挨打,都一口咬定是孔勤领着他们玩的。  当天中午,先生就状告到了孔勤的家。待先生走后,孔勤的父亲孔希子再也没了往日的斯文,一跺脚大骂道:“小兔崽子,老子花钱是让你学孔孟之道的,不是让你逮螳螂玩的,跪下!”说着顺手抄起一根木棒,“你给我背一下《孟子-告子》”。这个孔勤可会,早背得滚瓜烂熟了。只见他跪直身子,轻轻掸了掸衣襟上的尘土,小嘴大张:“舜发于畎亩之中……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好,你还记得,我现在就苦你的心志,劳你的筋骨,饿你的体肤……”他父亲说着就用木棒狠敲他的屁股。敲打后又对孔勤的母亲说,今天中午和晚上不准给他饭吃。孔张氏心疼地说:“老爷,这样会把孩子整坏的呀!”孔希子不耐烦地把手一挥道:“这个你妇道人家就不懂了,如果没有今天的苦,也就没有将来的甜,等他将来功成名就自然会明白。”也许小孔勤这时心里就烙下了个问号:将来的“甜”是什么呢?功成名就又是怎样的呢?  不管怎么说,孔勤以后再也不敢贪玩了。发愤读书,再加上天资聪明,他果然学到了不少东西。说起孔夫子的篇什来,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俨然一副小孔夫子模样。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转眼间,小孔勤已经长成了一个十三、四岁的翩翩少年。一天晚上,孔希子把孔勤叫到书房,并破例让他坐吓,亲切地说:“勤儿,你得改名了。”“爹爹,为何也?”孔勤诧异地问。他父亲把手一摆,道:“你知道为父为何给你起名‘勤’吗?就是让你读书要勤奋,这一点你已经做到了。现在我已经给你起好了另一个名字——孔子秀,就是我孔家的孩子要中秀才,这是你入仕腾达的步。从现在起,你要全力以赴迎接后年的童试,你懂了吗?”孔勤,噢不,孔子秀轻声应了一声,若有所思地出去了。  自此,孔子秀更是“两儿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足不出户,熬暑耐寒,悬梁刺股,与他作伴的只有孔、孟二位大圣人了。  子秀十六岁那年,参加了三年一次的童试。结果因怯场发挥不佳,平时所背“子曰诗云”,在脑子里全乱了套而名落孙山。孔希子气坏了,在发榜的当天晚上,罚子秀跪在祖宗灵牌前接受训斥:“你这个不肖子孙,有钢使不到刃上。我看是街坊邻居把你夸晕了,你如何对得起孔家圣人——孔夫子!吾家书香门第,这么好的条件还中不了,真乃废物、饭桶、白痴,猪脑子、榆木疙瘩!你看吾村有几家像吾家过着‘小康’生活的,你看你张叔、李伯、王大娘们过的又是啥生活!这是为什么?不就是因为我是个老秀才吗?你现在还要改名,叫孔中举!你要一鼓作气高中举人!不然我死不瞑目。咳、咳……”孔希子咳嗽着拂袖而去,留给孔中举一脸的茫然……  花开花落,花落花开。三年光阴又过去了,终于等到了大比之年。  可就在这一年,孔家的不幸接踵而来。先是孔希子猝然过世,接着孔张氏经不住这个打击,也撒手西归。这样一来,守孝期间的孔中举就错过了这次机会。  随着生活的日益窘迫,孔中举此时才体会到老父的良用心。他发誓要考中进士,挖掘书中的“黄金屋”、“颜如玉”和“千钟粟”。于是,孔中举自然而然就成了孔高进了,就是高中进士的意思。这次却再也听不到恭维他有雄心壮志的话了,听到的全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之类的讪笑。对此,高进充耳不闻,不屑一顾。  又是一个漫长的三年。此时,孔高进已经有了家室。他老婆长得很漂亮,还有了一个两岁的男孩。日子一天不如一天,他妻子也开始嫌弃他了。终于,在一个漆黑的深夜,他妻子耐不住清苦与人跑了,并且还带走了他那可爱的儿子。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与人私奔了。这个打击对高进来说可谓大矣。虽然他勉强打起精神参加了童试,其结果可想而知。从此,孔高进就天天在街上手拿一张描红纸,来回反复地走。人们见他手中的纸上写有“上大人孔乙己”几个字,就取笑地叫他“孔乙己”。对这个名字,他却很钟情,也许就是这个名字使他摆脱了精神枷锁吧。他不会谋生,过惯了少爷日子,好吃懒做,没钱便偷。偶尔替人抄抄写写,还经常被打得鼻青脸肿。也不知从哪弄了一件破长衫穿上,装出一副阔绰文儒的样子,偷了钱就去咸亨酒店喝酒。  自此,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了孔勤、孔子秀、孔中举、孔高进,只剩下了一个偷钱便去咸亨酒店借酒浇愁、供人取乐的孔乙己…… 共 266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增生不必急于手术
黑龙江的医院治疗男科
云南的治疗癫痫研究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