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和平和解的八二三

2018-10-28 11:43:39

和平和解的“八二三”

台海8月21日讯 台湾传记作家、媒体人王丰今天在海峡导报发表文章说,今年4月间,有机会去了一趟金门,那是我次踏上这处军机秘境。那天系应香港陈自创博士之邀,一块到金门商务考察。由于我当天的角色是插花凑热闹的“闲人”,所以心情上比较悠然自在。  飞机在尚义机场降落,从机舱窗口往外望去,情不自禁,兀自盘桓在蒋经国先生日记里描绘的战争年代的情景。见到这座由昔日军用机场改成的民用机场,不禁让我想起一位前辈———摄影张广基先生。他那颀长的身材,北方人爽朗的笑声,风趣幽默,至今仍历历在目。他告诉过我,炮战时期到金门,刚下飞机,一阵炮群打了过来,他扛着笨重的摄影器材,想跑快又跑不快,勉强一路狂奔,好不容易,气喘如牛,冲到一处“狐穴”(散兵坑),躲在坑里低头等炮打完,才直奔金防部。大家有印象吗?蒋经国头戴钢盔,身着夹克外套,右手拄着一根棍子,面露微笑,坐在一处掩体旁边的土堆上,那张被中外传媒广泛采用的黑白照片,就是张广基先生在“八二三”炮战时期,趁着炮火暂歇的空当时间,在金门战地为经国先生拍摄的,被美国某通讯社传送到全世界各大媒体,成为蒋经国丰采独具的战时剪影。  在金门落寞冷清的街道上,我也想起,曾经任职于金门防卫司令部的萧政之伯伯。也想起有一年为了做纪录片,拜访请教的那几十位打过炮战的老兵们,听他们讲述他们如何度过战火漫天的岁月。他们阔谈,在金门深不见底的坑道里,曾经掩藏过多少部登陆舰,随时升火待发,准备“反攻大陆”。一方面为了躲过美国顾问的监视,一方面保持隐密性,他们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  也有前辈的阿姨,当年在金门当喊话播音站的播音员,当数以万计的炮弹,划过金门、厦门长空,当国共双方在空中、在海上、在陆地过招比划时,这群娘子军则是以既柔美又高吭的语调,进行另一种形式的战争。  金门战史馆中展示的各种档案、战争文物,让我们脑子里的战争印象,格外鲜明。坦言之,对从事历史工作的人来讲,到类似战史馆场所参访,内心的感受是极其复杂的。这种心绪,绝不是用小学生写作文一句简单的“发思古之幽情”可以概括的。写历史的人,可以用不同的史观,评断过往的人物、史实。看历史的人,也可以用自己的思维,去诠释自己脑子里的历史事件。  从历史的回顾中悠然醒来,大家在友人的带领下,前往拜会金门县长李炷烽先生。在场还有几位金门县政府的工作人员,他们热忱地说明金门的现况,以及官员们擘划的美好远景。今日的金门和对岸厦门基本上已经融为一体,稍有积攒的金门老百姓,竞相在厦门,或者福建邻近县份置产买房。据说光是在厦门置产的金门乡亲,就已经超过一万多人。由于金厦之间的往来愈来愈频密,特别是“小三通”实施之后的这几年,两地之间,更是血浓于水,唇齿相依,亦见证金厦两门实已形同双子城,无分你我。  从金厦反观两岸,又何尝不是如此,两岸和平与和解,是一条应乎天、顺乎人的平坦大道。“八二三”炮战当天,按马英九的原定计划,将到金门为两岸和平和解,画下注脚。我们乐见两岸领导人互抛橄榄枝,和平、稳定、繁荣、互信,是两岸逐步融为一家人的前奏曲,“八二三”炮战前夕,我们要吸取历史教训,要珍惜得之不易的和平与和解,为两岸祈福,为中华民族的繁荣昌盛、万世太平祈福。

硬盘回收
回收内存
丙二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