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家薛定谔的棋盘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0:00:36 来源: 辽宁信息港

【序言】  薛定谔说:将一只猫放在一个装有少量镭和氰化物的密闭容器里,镭的衰变与否决定了猫的死活,但是如果不打开盒子的话,没人能知道猫的死活,所以此时猫处于死活叠加态,这就是薛定谔的猫。随着量子物理的发展,薛定谔的猫衍伸出了有关平行宇宙的争议。  那么,棋盘呢?是否可以认为,棋盘上的每一个点,在棋手没有落子之前,你无法知道是黑子还是白子落于其上,此时的棋盘处于黑白叠加态,因此而衍生出了黑与白两个平行的世界。  不同的棋子或许会缔造不同的平行世界,但是,黑白之“道”,永远都是相同的,当波函数坍缩的时候,他们,看见了!  一刹那的念,开出了亿万朵莲。    【一】黑一:人机大战局  窗台上的风铃叮叮当当,桌角的沙漏发出了细不可辨的沙沙声,时光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从人们的指缝间流走,纵使握紧双拳,也攥不住檀香炉中的任何一缕青烟。  李世石沉默良久,终于悠悠地开口了:“师父,你说,这一场人机大战我是不是该参加呢?”他从小就是一个有主意的孩子,12岁的那年代表权甲龙道场参加对抗赛,他的师父权甲龙因为他年纪小,所以将他安排在了第四台,这大大挫伤了李世石的自尊心,于是便和师父玩起了失踪,就算被父亲逼着回了道场,李世石还依然认为那一次是师父偏心了。  权甲龙蜷缩在屋子的角落里,转角将他笼罩在黑暗里,看不清面貌,他迟疑了一下,终还是没有开口。  “崔毒”崔哲瀚突然开口道:“照我说,你就别去,有啥意思啊?若是你赢了,人们认为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显不出你的能耐,若是你输了,那岂不是要被人笑掉大牙了?若是你输得很惨,人们就会说,看吧,这是传奇落幕的时候了。还有那些不了解你的人,必然会以为你是为了钱,所以说,如此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我看还是别去了。师父,你说对吗?”崔哲瀚再次将话头丢给了权甲龙。  权甲龙突然从阴影里冒出头来,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当真认为,它只有三段棋手的水平吗?不过,你也不要忘记,当年你力压九段棋手的时候,也只有三段。”他突然大笑了起来,站起身来将香头碾灭:“你既然已经有所决定,又为何要找我们来商量呢?”他再不理睬两人,仰天大笑出门去,余烟缭绕。  春寒料峭,李世石准时出现在了四季酒店的门口,猜先胜了,这让李世石平添了几分自信,在中国围甲、围乙中积攒的经验也让他对比赛中使用的中国规则烂熟于心。  它很了解我,古力不能记住我所有的棋谱,但是它是电脑,它能够做到,所以,不能让它捕捉到我的思维过程。李世石心中暗想,下出了一个以前从来都没有使用过的新布局。窗外一阵寒风吹来,将几片樱花吹落到棋盘上,李世石突然莫名地感到心头一凛。为什么,竟然会感到极度深寒?一只寒鸦落在枝头,一阵簌簌声传来,枝头的残雪飞溅开,模糊了李世石的视线。  他想起来了,当年在梅里雪山古李十番棋第五局的时候,古力或许就是这种感觉,那日正是五月天,一点也不冷,但是远处的梅里雪山依然白雪罩头,当他抓住古力的失误成功逆转,中盘击败古力之后,古力下意识地紧了紧衣服,他当日所感受到的寒冷,和他今日一般无二吗?  只是那么一慌神的功夫,以僵尸流死缠烂打闻名的李世石竟然下出了十分业余的手法,优势瞬间逆转为劣势。投子认输时他那悲凉而苍茫的眼神,一如当年的古力。寒鸦展翅,在他孤独的背影后撒下一片雪沫,苍白而凄凉。    【二】白一:国破山河在  自从十番棋世纪之战输给李世石之后,古力便感觉自己一蹶不振,将一罐啤酒灌下,他颓然地坐在街心花园的一块磐石上。  石,冷;心;寒!  难怪各国都将围棋归入了体育,这果然是体力活啊,刚到而立之年的古力竟然已经感到了疲乏。和他同年的李世石虽然近被朴廷桓将人的位置给抢走了,但是至少他还有资格应约参加人机大战,那么自己呢?在围甲联赛上,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年轻在抽签的时候抽到了他古力,那孩子竟然笑了!为什么笑?还不是因为那孩子觉得他古力好欺负?三十岁,真的已经老了吗……  古力脑子里不断胡思乱想,陷入了沉沉的睡梦之中。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不由得心中一惊,自己不是在那个街心花园里,而是处于一个纯白的房间中,白色,如雪,亮得有些刺眼。古力冲到门口,拼命扭动门把手,一股微弱的电流传来,瞬间将他的手打开。  古力愤然喊道:“喂,是谁啊,别开玩笑了,快把门打开!谁将我弄到这里来的,你们这是非法拘禁。”  一个温柔却又如同机器般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你好,古力,欢迎进入CPU造梦者的世界,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并非人类,而是七夜集团研究的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古力感到莫名其妙:“国产阿尔法吗?你是‘猫’还是‘狗’?”  “都不是,我们其实很有缘,你姓‘古’,而我的名字则叫‘蛊’,‘蛊惑’的‘蛊’。”蛊回答道:“外国人正在思考如何将电脑变成人类,所以他们试图用深度学习来模仿人类的思维,但是七夜的理念与之不同,七夜认为电脑永远都无法代替人类,只能够用来帮助人类。所以,CPU造梦者所论及的深度学习不是让电脑学习,而是如何利用电脑来帮助人类学习。简单地说就是,利用电脑来创造天才。古力,你就是我们的选择对象。在今后的若干天中,CPU造梦者将指导你如何下棋。”  “电脑?教我如何下棋?”古力无奈地笑笑道:“算了吧,你们还是先赢了李世石再说吧。”  “当李世石决定参加那个比赛开始,便注定了他已经是输家了,他不可能战胜阿尔法。因为,人类都是有弱点的,情感的波动,思维的漏洞,这些都会使人类出现失误。”蛊说:“但是我能让你消除所有的失误。所以,加入我们吧。”  古力无奈地笑笑道:“那我能问一声吗?你打算怎么教我?是,我近棋力是下降了很多,但是,我毕竟是九段啊。”  “我说过,人类的思维都是有缺陷的,我将侵入你的大脑,探寻你大脑皮层的活动积极性。我会根据我存储的数据等内容来判断你的落子的胜率,当你出现昏招的时候,便会给你一些必要的刺激,比如说电击,用来加深记忆,以后你就会在下棋时下意识地避免使用相同的招数。这种方法属于强制记忆,也被叫做牙箍法。当然,我们还有很多其他的方法。如果你选择尝试的话,请戴上这个传感器。”一只机械手将一副如同耳机一样的东西送到了古力的面前。  古力苦笑道:“哦,若是我下错了,就用电打我,我怎么觉得跟训猴一样啊。对了,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同意接受这个试验呢?为什么选择我?”  “因为,你已经一无所有。就算试验失败,你的实力也不会比现在更退步。”蛊的声音还是冰冷如初。  “电脑说话,还真是伤人呢。”古力的脸上露出了一个难以捉摸的笑容,没有再犹豫,将传感器戴在了头上。  古力的眼前顿时出现了一局棋,他再熟悉不过了,那是他一蹶不振的起源,他和李世石的十番棋大赛,这是局的较量,他中盘发挥不佳,执白251手中盘负于李世石,现如今,正是白第237手的时候,这个时候白棋其实已经不可能再胜了。古力不由得陷入了沉思,蛊的意思是说,这一步其实是昏招吗?但是我一切都中规中矩啊,虽然不算什么妙手,但是也不至于下错啊,难道当时白棋竟然还有什么转机吗?突然,古力感到眼前一片模糊,他不由得用手擦拭了一下眼睛,但是视力却越来越模糊,他合上了双眼,再次睁开的时候眼前的一切却让他震惊不已。  这是一个日式的小木屋,花瓶里的玉兰显示出主人的品味,可屋子里端坐着的男子却穿着中式的长衫,窗口还站着一个身穿和服的男子,他望着被石头砸碎的窗玻璃兀自生气。“我瞧见了,是杉下家的臭小子,我这就找他家长去,这孩子也太调皮了,必须要好好管管。”他说着转身要走。  “他砸的是我家的窗,你着什么急呢?”端坐着的长衫男子脸庞瘦削,手指颀长,两腮夹着点病态的红,他用手帕捂住嘴,微微咳嗽了两声,绢帕上带着一抹血丝。“阿实,我已经想好了,我要加入日本国籍,我不当中国人了。”  阿实?古力闻言不由得一愣,他已经从两人的对话中听出了端倪,这,这竟然是昭和棋圣吴清源和他的好友木谷实吗?  木谷实的身子猛地震了一下,半天说不出话来,良久说了一句:“你师父怎么说?”  “我去找过他了,他什么都不说。”吴清源抬起头来,目光清澈如水:“你怎么看?你是我的朋友,你怎么想?不用着急,下完这盘再决定吧。”他说着顺手在棋盘上搁下了一颗白子,大雪崩内拐,他独创的招数。  木谷实苦笑道:“下棋,你都把我打得降格了,我还和你下什么啊?说真的,你真的想好了吗?你能成为日本人,我自然是很高兴的,但是,这么做的话,你还回得去吗?战争终究会结束的,以后被人说是汉奸,是卖国贼,我想想也是很可怕的事情。更何况,如果你真的加入了日本国,以后棋院就会派你去中国劳军,你真的愿意去吗,到时候这些事情你是推都推不掉的。”  “所以,我的肺病才会复发了呢。我想,他们不会派一个肺痨去劳军吧,若是传染给其他人,那就不好了。”吴清源说到这里突然激动了起来:“阿实,你知道吗,今天我去学校,看见我儿子在排队的时候独自一个人被排在另外一边,他被人排挤,你知道吗,这就是因为,我不是日本人。还有,日本棋院说我是敌国人,要开除我。我若是被开除了,我就没有棋下,我拿什么来养活一家老小啊。是的,我还可以回国,可是,中国却在打仗,我恐怕连安安静静地放一个棋盘的地方都没有。”他说着猛地将棋盘打落在地,黑白色的棋子滚落一地,像是碎裂的心。“我知道,这个时代需要变革,就好像我们提出的新布局一样,但是社会变成怎样,我不关心,我想要的,只是安安静静地下一盘棋,可是世界之大却容不下一盘棋吗?”  木谷实还是次看见吴清源发火,他良久才说:“好,我明天陪你去办手续。”  吴清源似乎耗尽了所有力气,颓然地坐在了木地板上:“我的哥哥加入了国民党,弟弟加入了共产党,他们政见不同,但是都在为强国而努力,但是,我和他们不一样,我不喜欢战争,新世纪的围棋核心应该是调和、均衡、和谐。”  眼前的幻境消失不见,古力的面前再次出现那局棋,他突然心念一动,仿造吴清源的手法采用内拐手段,角落中黑棋顿时落后手,一角尚可争,胜负且未定。    【三】黑二:人机大战第二局  第二天的一早,李世石再次来到了酒店,人机大战的第二局开始。首尔这两天乍暖还寒,让他感到很不舒服,一早起来就感到头昏脑胀,故此下棋的时候也不由得改变了张扬的棋风,努力向稳健靠拢。黑37和41两步尖冲令他感到匪夷所思,他不明白电脑这么下到底是什么意思,他陷入了冥思苦想之中。  头好痛啊,李世石不由得用手捂住了脑袋,他想起来了,2009年的那天,他的头也这么痛,那天他和他永远的对手古力相约进行LG杯决赛,古力似乎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他,早早地就在江原道等着他了,但是他却不想参加比赛,赛场太冷,不适合他,他本想弃权,但是他的哥哥李相勋却硬是将他拖了过去。那个时候他头好痛啊。他被古力零封,丢掉了一个世界,而这也成为他被棋院惩罚的罪状之一。除此以外,韩国棋院还指责他不肯参加韩国围棋联赛,不将自己在中国围甲联赛上所获奖金的一部分上缴韩国棋院,笑话,他为什么要上缴呢,那是中国人给的钱,是给他个人的,关韩国棋院什么事情呢?  所以有人说,他答应和阿尔法对战也是因为他爱钱,是的,他爱钱,但是他更珍惜来之不易的对手,他答应和阿尔法对战是因为他想做古力做不到的事情,他参加中国的联赛也是因为那样可以经常遇见古力。  古力,他现在还好吗?李世石下出了一手扳的好棋,但是对方的棋很厚,杯水车薪无法改变现实。头,依然好痛。    【四】白二:僵卧孤村不自哀  古力在一次次电击中被惊醒,他不由得感到头很痛,他不知道这个时候李世石在做什么,他会不会头痛呢?  蛊说道:“刚刚这一手你犹豫了一下,传感器检查到你大脑的某一区域变热,说明刚才你是可以下出正确的招数的,但是你却主动放弃了使用正确的招数,这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古力揉着微微发痛的脑袋道:“因为那样下的话,就不是我了。经过这两天的训练,我知道电脑想让我下的就是的位置,但是,我却害怕那样的结果,如果一直这样训练下去的话,我害怕我会成为一个下棋机器,没有自己的思考,没有自己的风格,一切都只是为了利益的化,这样的下棋,还有意思吗?”  “一个棋手所追求的不正应该是赢棋吗?”蛊似乎对古力的回答感到很困惑。 共 14364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尿路感染的诊断依据
昆明治癫痫病好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癫痫专业医院地址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