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寓言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3:00:04 来源: 辽宁信息港

如同你们所见到的一样,现在我又可以站在你们面前了。也如同你们所听说的一样,我本是一个一百年前患了绝症将死的病人,就在医生宣布我已进入生命倒计时的同时,又给了我一个遥远而模糊的希望:劝说我能参加他们的实验项目。  我还依稀记得,那是一个不太明朗的黄昏,我的老婆带着我的主治医生,还有一个陌生人走进了我的病房。我的主治医生告诉我,来的这位是国内知名的专家,也是国际活体冷冻技术的权威。在这之前,他已成功地对青蛙、蜥蜴、麻雀、老鼠等动物进行过活体冷冻,并在不久之后让它们成功复活过来。近他又成功复活了一只冷冻了三年的大猩猩。可是他从来没有拿人做过实验,因为这其中涉及到法律、伦理等诸多问题。  然而现在他终于可以实现这一理想了,因为相关部门刚刚出台了关于安乐死的法律。也就意味着,只要被实验者和家属签字同意,那么,如果实验失败了,则被实验者属于主动选择安乐死,他根本就不必承担什么法律责任;可是如果成功了,被实验者就可以重新复活,而且这一实验将会对医学发展做出重大贡献。  我大致听懂了专家的介绍,可是我不明白的是:这对我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不参加这个实验,我至少还有两三个月的时间可活;可是如果参加了,就算是日后再把我成功复活过来,也不过是把这两三个月的生命推迟了时日,这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不是这样的。”这时候,我的老婆急忙跑过来劝我,“他们可以把你多冻几年,现在科学发展得那么快,到那时候,你的病也许就有救了。”  我权衡了一下轻重,觉得她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尽管我有可能再也苏醒不过来,白白浪费了剩余两三个月的生命,可是这毕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拿我残存的两三个月的生命去赌未来几十年的美好生活,值得!  于是我很快地签字同意了,我老婆作为家属也签了字。紧接着我就成了他们实验的对象,被冷冻在一个特制的大冰柜里,直到一百年复活之后才知道,当年我老婆之所以那么急于劝我应下这件事,是因为她不但可以得到一笔不菲的补助,而且还可以省下我临终前的治疗和护理费用。不过不要紧,现如今,她,以及当年实施实验的那些医生们,是早已伴着岁月化为烟尘了,可是我却幸运地被解冻过来,并且治好了病——治疗我那病症的医学的发展足足叫我等了一百年。现在,我终于可以活生生地站在你们面前,并且踌躇满志,满怀信心地准备开始新的生活了。  负责解冻以及给我治疗的是一个年轻的专家,据说是当年那个什么权威的儿子的儿子的儿子之类的,从他的模样和说话的腔调中我可以清楚地看出这一点。然而,当我向他提出,我该离开实验室,作为一个自由人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时,他居然把疑惑的目光从眼镜上面斜射过来,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难道你不明白吗?你刚刚复活过来,我们还有许多数据要采集,这对将来的科学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你不能……”  “去他妈的意义!”我怒吼道,“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现在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一个国家的公民,你有什么权利禁锢我,不让我出去?”  年轻的专家却并不着急,也不生气,仍用那种疑惑的目光看着我:“你确定你真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人?我们家几代人都在关注着你,我从小就被告知,你是我们实验的对象,我一定要把你成功解冻,叫你复活,再治好你的病。如今我做到了。可是你现在却告诉我,你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不想再配合我的实验了,你知道我的感受吗?”  我再次怒吼道:“我管你什么感受!你把我整天整天关在实验室里,身上装满了传感器,为你的什么狗屁实验采集数据。你怎么从不问问我的感受?不管怎么说,我是一个人,你把我关在这里就是非法的,我要见律师,你再不放了我,我就要到法院去告你非法监禁。”  年轻的专家却根本没听我太多的废话,只是低着头在嘴里喃喃着:“他说他是一个人,难道他真是一个人吗……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呢?也许这件事真的该咨询一下律师。”他终于抬起头来,用坚定的口吻向我说,“你不必着急,我一向都是守法的公民。等我稍后咨询一下律师。如果可以确定你是一个人,我会还你自由的。”  他很快出去了。第二天,则带着一个律师模样的人走进实验室。律师很客气地和我打了招呼,然后从文件夹中取出一份又一份厚厚的文件,一样样指给我看:“你看,这是你当年参加实验的合作文书,上面有你的你老婆的签字;这是有关安乐死的执行文书,上面也有你和你老婆的签字;这是活体冷冻实验项目的申请报告,上面有相关部门的审批;这是有关部门的死亡证明,鉴于你在二十年内没有成功复活,所以有关部门已经做了死亡认定。如今事情又过去八十年,你已经作为一个实验对象存在了一百年,法律上你早已经不是一个人了,所以户籍部门也没有你的身份登记,也不会有一个律师会接手你的案子,没有一家法院会立案开庭。所以,站在职业的角度考虑,我建议你还是安于现在的生活,好好配合实验,相信你在这里的日子会过得很不错的。”  我简直要发疯了,我就活生生地站在他们面前,可是我究竟是不是一个人难道还要别人来证明不成?我气急败坏,冲着他们大嚷大叫,并且冲上去挥舞着拳头,要给他们一点教训。然而,我很快就被两个身材高大的实验助手制服了。他们给我打上镇静剂,又在我的身上安满了传感器,继续去采集他们需要的数据了。  我知道,照这样下去,我是永远也没有作为一个普通人重获自由的希望了。我决定铤而走险,找个机会偷偷地逃出去。  接下来的日子,我尽量装作若无其事安于现状的样子,极力配合着他们的实验。他们很满意,也逐渐放松了对我的警惕。  终于有一天,那两个身材魁梧的助手都出去搬什么要来折腾我的先进仪器去了,只留下那位年轻的专家一个人在实验室里。而且我发现,实验室的门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反锁。机会终于来了。我假意和他有一句无一句地聊着天,向他问着什么问题,借机一步步接近他,就在离他只有两步远的时候,突然抓起一个什么实验器材,向他的头顶猛砸下去。看着他的身体慢慢地颓倒在地,我知道这次他不会再对我造成什么威胁了,于是我很快地把身上的传感器都拔掉,然后整理整理衣服,从从容容地从门口走出去。  然而就在我刚刚走出实验室门口的时候,没想到正撞见那个曾证明我不是人的律师,还有两个手持话筒的记者,他们正急匆匆地迎面走来。  律师一见我出来,显得十分惊讶:“你……你怎么走出来了?这实在是太好了!看来他们也想通这个问题了。你可不知道,你的事情轰动全国,有很多人都支持重新给你一个身份,让你作为一个普通人重获自由。人权组织也做了许多努力,我终于决定接受他们的委托,替你找回本该属于你的身份。结果我们成功了,你现在就可以重获自由了。快走,很多好心人都在外面等着你呢!”说着,他拉起我的手就往外走。  这时,一个记者突然从实验室敞开的门里看见了躺在地上的年轻的专家,以及从专家嘴里、鼻孔里、眼睛里流出的鲜血,她顿时瞪大了眼睛,扯着嗓子叫起来:“杀人了——”    一个月后,复活者杀人案正式开庭,那位律师作为法律援助者,主动承当了我的辩护律师,法庭上,他拿着一大沓厚厚的文件,一边指指点点,一边侃侃而谈:“……有足够的证据表明,我的当事人在一百年前就已经死亡了,如今站在法庭被告席上的,不过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医学实验对象。专家被杀,只不过是实验过程中发生的意外,你们有谁见过,难道因为实验失败了,实验对象杀人还要承担法律责任吗……”   共 291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怎么预防男性生殖系结核
昆明治癫痫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昆明市轻微癫痫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