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图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23:22:15 来源: 辽宁信息港

一  出生于八零后的程志诚,在人们的同情和叹息声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几年以后,时在千禧年的第四个盛秋,这一天,天气晴朗阳光明媚,细小的秋风给人们平添了许多清醒和享受。就在这时,一辆崭新铮亮的黑色奥迪轿车,由于道路不平的缘故,小车一摇一晃地停在村委会较远的一块平地上。从车上走下一位身穿一套乳白色西装的青年,脚穿棕红色的皮鞋;个子不高,一米七朝上,白净的面孔就像是一个大学生摸样,确切地说,更像是一个刚刚上任的小学教师。  “是志诚吧?是志诚回来了!”就在小青年走出车身不远时,有人提高嗓门问了一声,并喜悦地叫了起来。  程志诚满脸含笑快步地走到叫唤她的妇女回了一声:“方姨!是我。”  此时,在村委旁的一个杂货店前坐着闲聊的老人和男女都站了起来,她们惊讶的望着程志诚都站了过来。  程志诚很礼貌地一一拜问这些熟悉的乡亲,他眼圈湿润,还是家乡的人亲啊!这么多年失去了联系,她们还记得我这个让人怜悯的孤儿。  失去联系多年的程志诚为何突然回到了家乡,竟然是开着豪华的轿车,看样子一定是衣锦还乡荣归故里!  人们为什么都在意这个年轻的少年?他有什么不同之处吗?  程志诚的出生到没有什么奇迹,但他的出生却是让父母意想不到的,后来在失去双亲以后给人们带来了不少怜惜!  程志诚的父亲程缚祝是晚年得子,那一年程缚祝整整五十,妻子也就是在四十七岁的这一年生下了程志诚,如此高龄意外怀孕,堪称奇闻,这一年是程缚祝和妻子兴的一年,促使她们夫妇对生活又有了新的人生希望。  程缚祝出生在一个多难的年代,一九三零年二月。此时正是民国军阀统治年代,老百姓常年饱受着战难之苦,程缚祝的一家也是一样不能幸免,就这样他跟随着父母四处奔波,因为受环境所致,期间他自学了一些简单医疗,大都从家人和自己开始试验的。年少时,程缚祝没有念过一天书,直到十二岁在一家私塾员外家打工时才开始偷偷地学习认字写字,后经员外发现以后十分赏识,就破例在空闲时教他习文,几年的时间过去以后,程缚祝亦能出口成章、落笔成文,对书画更是爱不释手。抗战胜利以后,程缚祝一家回到了家乡,谁知国共又打起了内战,不得已,程缚祝和父亲就靠着给人医病和卖些药材来维持生计,一九四八年六月的一天,父亲和母亲不幸被炮弹击中身亡,从此他就一个人过上了孤零零的生活,也就是在这一年,一件意外促使他心惊肉跳几十年。    二  那是在一个没有月亮的深夜,夜色灰蒙蒙只能看到方圆十米左右,远处还在不停地传来枪炮声。程缚祝提着马灯深一脚浅一脚地敢往回家的路上,今天他被一伙当兵的叫去给医治伤员,也不知是哪一边的部队,他只管包扎伤口,其它的他一句话也不敢多讲,直到这些军人走了以后,他才敢匆匆忙望回赶。当路过一山涧小路,忽然不小心被脚下异物绊了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差一点将马灯摔坏。  程缚祝提灯转回头来细看,不料吓了一跳,原来是一人满身是血地侧曲着身子,一条腿伸在小路的正中,也不知是死是活?因为他的人品医德甚好,当即大胆地叫了两声,如果有回应,他打算出手相救。待到程缚祝叫了几声以后,可那人任然一动不动,于是他蹲下来用手在此人鼻下一探,才知道他早已绝气身亡肢体发硬!再一细看,发现那人双手紧紧地抱着一个包裹,由于好奇,他伸手欲将那人包裹拿下看过明白,结果弄了半天才拿下包裹,解开细看时发现是一些衣物之类的日常用品。  就在程缚祝打算打好包裹一走了事时,忽然发现包裹底部还有一包,他拿出时感觉沉甸甸的估计有几斤分量,待他打开摸了摸再度细看时,吓得他的心儿突突乱跳,慌忙中又包住小包,抬头眼望四周仔细搜行,此时除了他的心跳,别无异物,时至深夜,再加上这兵荒马乱之年,谁还敢在这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四处游行。  看完小包袱以后,程缚祝坐在地上大脑快速地旋转,可谓慌忙行事一刻赛一日,又如波涛汹涌思绪如麻!终于他打定注意以后,双膝跪在此人身边拜了三拜。这年头,死的孤魂野鬼之人他也常常遇见,因为今晚要拿走他人遗物,所以他深感愧疚,以诚为本确保一生平安!  拜完以后,程缚祝发现旁边有一炮坑,估计此人一定是中弹身亡,于是他将那人拖至炮坑。  葬好亡人以后,程缚祝又拜了几拜,但愿此人能原谅他的贪恋,他也誓言一生要作个扶贫济世的善人。就这样,程缚祝双手紧捧小包急匆匆回到家中,刚刚处理好一切琐事以后天光大亮,他长长地嘘了一口气,倒在床上不多时呼呼呼大睡起来。他,太累了!  自此以后,程缚祝一边开店行医一边空闲时写诗作画自娱自乐,日子慢慢地一天比一天富有。到了二十一岁的哪一年,在媒人的介绍下,程缚祝和乡邻女子白素梅结合,遗憾的是,她们夫妇婚后一直未孕。几年以后,夫人白素梅确定自己不能生育时,曾劝慰丈夫可偷偷借腹生子以续程家烟火,但程缚祝坚决不同意,他说宁可收养义子也不会污蔑妻子之人格。一句话感动得夫人白素梅泪珠涟涟,从此更加广济善缘,施恩于人,对待尤其贫困的农户常常是免费医疗,突出的是,在五十年代末期的大荒之年来临期间,程缚祝夫妇拿出所有积蓄救了不少平民性命。因为多年的为人忠厚,以至在灾难重重的文化大革命期间竟平安无事,但所有的家产都全部归公,程缚祝也被安排在村里做了个赤脚医生。    三  一九六八年,程缚祝夫妇收养了一个孤儿,时年八岁,父母双亡,收养后改名程文革。程文革相貌出众,十分聪明,学什么像什么,一学便会,且对养父养母视如亲爹亲娘,为此,程缚祝夫妇满心欢喜,有时候程缚祝常常自语道:“儒子可教也!”  一晃十年过去了,程文革中学毕业以后未能得到深造,为了让儿子有出息,程缚祝就在城里租了一间铺面做起了小食店,没想到以后的生意越来越好。让程缚祝兴奋的是,在城里度过个新年后得知夫人身怀有孕,并在年底顺产了一个胖大小子,为此,夫妻俩整天乐呵呵笑容满面,给儿子起名程志诚,因为老来得子,希望儿子将来有所作为。从此以后,程缚祝就将生意交给养子打理,并在城里也买了一套房屋,自己也更加沉迷于琴棋书画之中。  改革开放以后,程缚祝就在城里开起了药店,养子程文革也结了婚,并生有一儿一女。  本该是生活滋润一家和睦,没想到婚后程文革性格大变,很是注重钱财,而且十分冷落父母。程缚祝知道可能是自己有了亲生儿子,养子和儿媳是害怕财产流失兄弟之手的缘故。想了很久以后,程缚祝决定带着儿子和老伴搬回老家住居,在城里的药店生意就交给了养子打理,说好每年给一些生活费与家里就行。  就这样,程缚祝回到了农村,她们过上了无忧无虑的天伦之乐,谁知好景不长,就在程志诚十岁的这一年,白素梅患上了绝症,不久含泪与世长辞。  妻子死后,程缚祝终日抑郁长叹,想去养子哪里得到一些安慰,谁料养子夫妻总是不冷不热,以生意忙为由撂下他不闻不问。无奈,程缚祝偷偷摇头叹息:“家门不幸啊!……”自此去城里就越来越少,是一年也去不了一次,可恨的是,养子程文革不但不知悔过,而且再也不去理会养父父子。  养生需养性,生命在于修心。由于程缚祝常年郁闷,终于在妻子亡后的第三年开始生病,后来慢慢地越来越重,期间他常常爱抚儿子程志诚心疼地说:“孩子,为父的病恐怕是难以医治,我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只是你的年龄太小让为父牵挂啊!”说到这里,程缚祝嘴角颤抖、老泪纵横,并告诫儿子说:“孩子,假如为父死后,你就去你哥嫂哪里暂住,如果她们对你不恭,你一定要学会忍耐,待你长大成人以后可再立门户,切记不可忘本负义啊!”言罢,程缚祝带着儿子来到书屋,手拿一副字画展开以后对儿子说:“为父一生别无爱好,只是喜欢写写画画,但并不能以此营生!不过,为父的这个家和这幅画你一定要保留完整,不管发生多大意外也不要卖失。”说着他指了指房屋和手中的字画。    四  别看程志诚现在是个十多岁的孩子,可他的沉浮很深,也十分懂事,哥哥的作为他非常不满,自己也誓言长大后一定要让父亲过上好日子,这几年他不止一次地听父亲谈起这栋房屋和一幅字画,他听着耳朵已磨出了老茧,也深知爹爹的用心,希望不要丢掉家业,尽管这是一栋不值钱的土屋。每次当父亲提起时,程志诚总是很乖地回答说:“知道了爹!”  自从懂事以来,程志诚就看着那幅字画不解地问:“爹!这幅画是什么意思?”  程缚祝看着儿子,欣慰地说:“这是为父一生以来得意的作品之一,而且是一幅教育意义颇深,尤其是其中的诗文,虽不是字字押韵,但读懂它即能飞黄腾达、富甲一方,志诚你千万不可遗失啊!”  一九九四年秋月,程缚祝终因病疾缠身不止身亡。临死前,他还不忘叮咛儿子志诚要记得多看看画中诗句,切记不可张扬,一直到读懂为止……”看到儿子不停地点头,程缚祝带着遗憾的眼神,他等不及养子回家加以嘱咐,终于恋恋不舍地合上了双眼!  程缚祝刚过世不多时,他的养子和媳妇才匆匆回家。  忙完父亲的丧事以后,程志诚说出父亲的遗愿,要求去哥哥家居住。处于乡亲的言语压力,程文革不得已带着弟弟回到了城里。可是,去了城里的程志诚并没有得到相应的人权抚养,反而经常遭到大嫂的白眼,为此他大为不服。在一次为了学校的生活费时,程志诚与大嫂吵了起来,他大声诉说:“你以为我是小孩呀?拿一点生活费就像要你们的命一样,告诉你们,这里的房子和店面也有我的一半……”程志诚话未说完,她的嫂子已气得脸色铁青浑身颤抖,手指志诚大声骂道:“好你这个白眼狼,白养了你一场啊!我凭什么养你?这栋房子和店面都是我和程文革白天黑夜一分一厘攒下的,你爹没有给你讲吗?你去问你爹去呀?他有多少钱没给你呀?想到这里来发财,没门。告诉你,我们家的一分一毫你甭想拿走半个,这里的一切与你程家无关,不服气你可以去法院告去。”  大嫂的回敬让程志诚十分尴尬,他不会吵架,一时间不知该怎样回答,他想起父亲临死前的嘱咐,应该以忍为安,待踏上社会再从长计议,如今大嫂不顾兄弟之情欲反目成仇,如此该如何是好?  就在程志诚处于为难之时,大哥出来解围,他拉走老婆以后叫志诚坐下说:“志诚啊!你今天说的有点过头,一定是有人在从中挑唆我们兄弟的关系?说实话,如果爹在生前说了这里有你的一半,我会给你的。你大嫂说的不错,自从你出生以后,爹就没有管过这里的生意,我们能撑到现在非常不易,等你长大以后你就能理解!放心吧,我们一定会供你念完大学的,以后就靠你自己了,老家的房子和财产我们是不会插手的,你现在就好好放心念书吧!”说完,他把钱放在桌子,伸手拍了拍弟弟的肩膀,说了声生意忙就离开了程志诚。  程志诚一时委屈,他强忍着泪水,发誓尽可能不回这个家庭,也不再让他人怜悯,将来一定要出人头地。  就这样,程志诚勉强地读完高中,他没有心思念书,一心想早一点走向社会,早日实现自己的理想。就在十九岁的那一年,程志诚回到老家看了看自己生长的老屋,他请隔壁的大爷照看他的老屋,主要是担心房屋露水被雨淋垮,于是暗摸着泪水,和几个同学踏上了去南方淘金的里程。    五  由于有一颗恒心,再加上不怕苦不怕累,程志诚终于走上了正道,他由一个满街乱窜的业务员,不到三年竟摇身一变成了一家小型公司的老板,稳固两年以后,他觉得可以松口气回老家去看看乡亲了,一个人在外不易,如今有些成绩,一定要为家乡做点贡献,因为他没有忘记父亲的教诲。  年轻有为的程志诚在二零零四年的秋日可谓是衣锦回乡。当天下午,程志诚来到父亲的坟前拜了几拜,他答应父亲不会忘本,这次回家一来想为家乡做些善事,二来将自己的老屋改建成新房,他就是再发达也不会离开生他养他的故里。  老屋保管得很好,程志诚一一看了看多年未见的几间土房,望着满屋和旮旯处都是牵满的蜘蛛网,他鼻子酸酸的,没人居住的家看着总是那么凄凉,父母的影子一瞬间仿佛就浮在他的眼前……  来到书房,程志诚拿出父亲遗留下的字画,他一张接着一张地看着,越看越发觉得父亲是个难得的人才,同时也觉得自己的书念少了一些,他想着以后有空之时还得去多学习学习,免得日后会留下叹息。看罢字画,程志诚将父亲一再提醒的那幅裱好的字画挂了起来,他又一次认真仔细地端详起来。  这是一幅黑白字画,简称国画,画的是一个农夫戴着草帽、拿着锄头正在挖地,在地埂上放着一个壶茶和一本翻开的书籍,画质清晰,在书页上面可以见到许多点点字迹;画面的远处是叠山环行,不远处呈现出一些杨柳和庄稼;显眼是在字画的右角上有一首古诗,行草墨迹,落笔洒脱。诗是竖着题写,写有六排,一排比一排短写几字,结尾提字分两行,写道:自赋《劝儿郎》乙丑金年仲秋,缚祝书画。 共 651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阴茎异常勃起
昆明专治癫痫病哪家研究院好
昆明市癫痫病研究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