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中青报:假“茅台”背后有多少权力和利益纠葛

2018-11-09 18:18:06
中青报:假“茅台”背后有多少权力和利益纠葛 一边是假货充斥,真酒难觅;一边却是供销两旺,市场火爆。

那么,茅台镇何以走不出制假售假阴影? 去年10月,住建部公布了批中国特色小镇名单,以生产茅台酒闻名的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成为127个小镇之一。

然而,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很多商家生产低端酱酒,以次充好,其“高仿酒一条街”承担着当地造假售假的关键环节,一瓶假“飞天茅台”,利润在千元以上,销售则遍布全国。

早在2011年前后,国酒茅台就处于假酒环伺的地步当中。

当时有官方说法称,茅台集团年产量约2万吨,而市场上茅台酒消费量为20万吨。

多年过去,“围猎”茅台的情形仿佛并没有改变多少。

虽然2016年茅台集团全年白酒总产量达到9万吨,但赝品的真实比例究竟如何,并不乐观。

这样的情形不免让人疑惑和沮丧,一边是假货充斥,真酒难觅;一边却是供销两旺,市场火爆。

那么,茅台镇为何走不出制假售假阴影? 记者调查发现,当下的“茅台”制假售假,在打击整治的缝隙中滋长,并越来越呈现出专业化、隐蔽性以及全链条运作的特征,比如打擦边球,搞一些与“茅台”有关联的产品,诸如“茅台内供酒”“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机关服务局专用酒”“部队酒”等。

这些属于堂而皇之行走市场的酒品。

还有一些标识“茅台镇”字样的,则属于公然造假。

此类假茅台因为契合了社会上对国酒的特殊偏好,也因其确切能弥补供需不对称造成的市场空白,常常大行其道。

你可以说这里边有着某种“”体验、“豪奢”享受,也可以说满足了关于权利的想象,反正,只要是那个味,就会从人的味蕾而延伸至脑干,进入意识层面。

这种经由具体经验抽离出来的感官享受,往往是茅台长盛不衰的根源。

因为可以满足这样的心理体验,众多假货顺利进入市场。

毕竟,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此种需求水涨船高,不愁找不到下家。

一旦供给与巨额利润捆绑缠绕在一起,市场必然会畸形、劣化。

一瓶假酒的利润高达千元,可以想见会产生怎样的市场动员能力。

基于地方整体利益,这些年来,公众鲜见真正有力度的打假。

即便茅台集团也只能偶尔发出一些微弱的正名声明。

就像今年“3·15”期间,贵州茅台团体发布公告公示,称只有“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贵州茅台酒才能称之为茅台酒,其他则属假冒侵权产品。

但也仅此而已,“高仿酒一条街”照样生意兴隆。

这至少可以透露这样一些信息:其一、“茅台酒”有着专属的品牌利益,不得随便侵权;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