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王仲廉的抗日经历

2018-11-06 10:04:00

王仲廉的抗日经历

文·王智科

王仲廉(),徐州府萧县(今属安徽)王衍庄人。毕业于黄埔军校期。与丰县王敬久、沛县王家修一起,被称为黄埔一期的“徐州三王”。抗战时期,在国民党军队中历任师长、军长、集团军副总司令、总司令等职。先后参加了长城居庸关南口抗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随枣会战、豫鄂会战、枣宜会战、中原会战、西峡口殊死战。所带部队始终是总指挥部直接控制的“那里吃紧就往那里调”的机动部队。武器装备和战斗力在国民党军队中属于上乘。因而也倍受日军重视,作战的激烈程度异乎寻常。

在纪念徐州会战70周年之际,特将这位徐州籍将领的抗日经历略述于后,以此纪念八年抗战中所有为保家卫国奋勇杀敌的人们。

一、抢防南口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的枪声拉开了全面抗战的序幕。事变后,日军迅速占领北平。王仲廉时任89师师长,率部驻守绥远东部的丰镇。7月28日,奉命向察哈尔挺进,抢防南口,阻敌西进。

南口位于北平西北90华里,是进入绥察之咽喉。日军占领北平后,之所以未敢沿平汉路南下,就是因为未取南口,尚存后顾之忧。中国军队为争取主动,抢先在南口布防。双方在南口、居庸关一带展开了激烈争夺。

中国军队投入了5个师,13军军长汤恩伯为前敌总指挥。日军投入了两个半师团,兵力约7万人,附重炮300门左右,而且具有空中火力支援及战车配合,装备处于优势。

王仲廉率领的89师是13军的主力师,辖两旅4个团。负责南口正面防御作战,防线从得胜口至苏林口一线。师指挥部设在居庸关云台。

从8月7日两军接战,至8月26日奉命转移。89师官兵与日军在南口正面进行了20天激烈的阵地争夺战。日军借助飞机、重炮的威力,以战车掩护步兵,向89师阵地猛扑。“敌我互相攻击,演成了高度拉锯战的状态。各山头,各阵地,遗留了(89师)六千多官兵断臂折股,和牺牲头颅将士之遗骸。(鲜血)洒遍南口居庸关地区。热血和肉,筑成了一座新的抗战长城,即足为当时鏖战的写照。”

89师4个团的兵力,到21日,已经不足1个团。仍拼死坚守了5天。25日,汤恩伯在怀来指挥部接到王仲廉汇报战况的电报,苦笑着称为“残兵镇守居庸关”。并引用唐诗复电鼓励:“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汤恩伯知道王仲廉的家乡萧县又名龙城,故巧借汉代抗击匈奴的“龙城飞将”李广相比,甚为贴切)。89师担任线防御的529团(团长罗芳珪)“浴血截击,屡挫敌锋,克尽厥职”,伤亡惨重。由于此战的出色表现,国人将罗芳珪团与同年7月卢沟桥抗战的吉星文团、10月在山西代县奇袭日军阳明堡机场的陈锡联团、10月下旬在上海坚守四行仓库的谢晋元团誉为抗战初期的“四大名团”。

24日,日军采取迂回包抄战术,向南口守军后方抄袭。中国军队援兵未到。25日,日军围攻怀来,89师腹背受敌,固守居庸关、青龙桥、八达岭各据点,孤守待援,陷于弹尽粮绝之境地。王仲廉“力督所部,加强工事,固守阵地,以期以死报国”。旋接前线指挥官李仙洲电令,奉命转移。

南口抗战前夕,日寇曾扬言,以3个月的时间解决中国问题。但是仅在南口弹丸之地,就费时约20天之久,终以中国军队主动撤退而告终。“三个月解决中国问题”的神话不攻自破。

[1][2][3][4]下一页二、血战台儿庄

王仲廉率89师在南口一战成名。当年11月6日,升任新组建的第85军军长。隶属汤恩伯第20军团。

1937年底,日寇占领南京。为打通津浦路全线,华北日军主力由津浦路北段发动攻势。第3集团军韩复榘部一再擅自撤退。日军迅速深入,于1938年2、3月间越过曲阜和邹县。王铭章率第122师在滕县作拼死抵抗。日军受挫后,改变战略,除在津浦路正面以第10师团(师团长矶谷廉介)为基干主力外,又以第5师团(师团长板垣征四郎)从青岛登陆,直趋临沂,企图包围鲁南和徐州以东地区的中国军队。第5师团在临沂遭到张自忠、庞炳勋两个军的迎头痛击。于是,第10师团孤军深入,3月17日攻占滕县,20日占领峄县。沿台枣支线向台儿庄突进,企图一举攻下徐州。这一时期徐州周围的作战统称为徐州会战。

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驻徐州)侦知日军意图后,制定了台儿庄作战计划:命孙连仲第2集团军的3个师(27、30、31师)沿运河布防,并以31师(师长池峰城)固守台儿庄。命汤恩伯20军团3个军(13、52、85军)让开津浦路正面,诱敌深入,待其主力到达台儿庄时,即南下袭击日军侧背。

台儿庄战役,日军两个师团大约3万多人,中国军队第2集团军和第20军团合计约10万人。但是由于武器装备太差,仍是敌强我弱的态势。

1938年3月15日,王仲廉率领85军从归德(商丘)出发,17日,王仲廉率领军部到达临城。于是,全军投入战斗,奋力阻敌前进。

20军团采取的战术是:逐次抵抗,伺机歼敌,避免主力与日军胶着。以期在台儿庄与其决战。

3月20日,日军攻克峄县,锋芒直指台儿庄。22日,池峰城第31师奉命到达台儿庄布防。20军团准备以军团主力向敌侧背反攻。85军奉命迅速与敌脱离,于23日晚移至台儿庄以北,24日拂晓,反攻枣庄。52军(军长关麟征)反攻峄县。25日至27日,85军、52军与日军展开了惨烈的枣峄争夺战。

3月27日21时,汤恩伯判断,日寇主力已经接近总攻台儿庄,乃决心使用全力拊敌之背,遂命令52军南下,与孙集团协同夹击台儿庄之敌。85军以侧背攻击的方式,一方面拊枣庄、峄县一带的敌军侧背,另一方面担任掩护52军的攻击行动,以防该军在攻击过程中东西两侧可能出现的意外变化。

28日,日军攻入台儿庄西北角,至4月2日,守城将士伤亡已逾十分之七,三分之二的阵地为日军占领。在此关键时刻,李宗仁下达总攻击令:令汤恩伯部主力南下围攻台儿庄之日军。4月3日,各部队按命令发动反攻。4月4日,85军、52军与增援的75军一部全力指向台枣支线,开始向进攻台儿庄之敌发起总攻。

总攻开始后,85军附炮7团,在大良壁、小良壁之线,向固守朱滩、大顾珊之敌进攻。在激烈的大顾珊争夺战中,89师师长张雪中负伤,仍督师浴血奋战。529团团长罗芳珪和团副李友于、530团2营营长黄鼎均牺牲。529团3营官兵伤亡三分之二。

大顾珊争夺战中,王仲廉指挥的炮7团还创造了劣势炮兵消灭优势炮兵的空前奇迹。当时,黄家楼三河口之敌炮兵500人,炮12门,企图进出85军左翼贺庄,以威胁89师侧背。炮7团第4连和第8连在陈家瓦房、耿庄间阵地,对该敌作歼灭性的轰击。此举对大顾珊争夺战的胜利起到了关键作用。

4月6日,台儿庄守军全线出击。午后,激战正酣之际,王仲廉为鼓舞士气,并切实了解战地实况,亲往线督战。午后三时许,抵达89师267旅指挥所谭庄。立即登上碉楼,用望远镜向台儿庄方向搜索。发觉日军三三五五断断续续向南洛、北洛疏散移动。王仲廉判断,日军似有退却的模样。立即用通知炮7团,向后移之敌猛轰。534团在炮火掩护下向敌发起攻击,日军后卫强烈抵抗,其余在我炮火压制下向北溃退。王仲廉判明敌人退却无疑,立即用向汤恩伯报告:敌人已开始总崩溃。此时是下午4点整。后来王仲廉常对友人说:“台儿庄胜利之花,开在4月6日午后4点。”

台儿庄战役,中国军队在劣势装备下,歼敌1万多人,取得了重大胜利。

前一页[1][2][3][4]下一页三、转战赣鄂

台儿庄战后,王仲廉率85军开赴南阳一带整训。1938年6月底起,隶属第31集团军(总司令汤恩伯)指挥。

1938年6月,武汉会战开始,第31集团军作为机动兵团全部调往江西作战,阻击溯江而上的日军。与31集团军对垒的日军,计有第9师团、105师团、波田支队、近卫师团等,加上台北部队,总共达4~5个师团之众。中国方面第92军、54军和13军的89师,都相继伤亡殆尽,85军也遭受重大伤亡。

10月26日,日军攻入武汉市区。中国军队仍在外围战斗,以掩护武汉附近主力的撤退。战斗一直持续到12月。

武汉会战之后,85军因消耗过大,奉命调往湘中、湘西整补。1939年5月,参加随枣会战。

随枣会战是中国第五战区部队在随县、枣阳一带对日军进行的防御战。中国军队从东西两面袭扰平汉铁路南段的日军。31集团军主力负责攻击日军侧背,掩护第五战区左翼。85军在江头店等地与敌激战数日后,转移至泌阳附近,后开至镇平、南阳附近整补。

随枣会战,中国军队歼敌1.3万余人,达到了牵制消耗日军的目的。

1939年5月间,85军奉命改编为陆军加强军制,军部成立工兵、炮兵、通信、特务4个营。

1939年底,中国军队为切实切断平汉路与襄花公路,并相机向武汉威胁,粉碎日军打通粤汉铁路的计划,消耗武汉敌军的实力,以阻敌南进,牵制进攻长沙的日军,发动了冬季攻势。军史上称为“豫鄂会战”。

此战,31集团军为鄂北兵团,经过约20天的东袭西击,使日军疲于奔命,无法集中兵力以达成其取长沙、下桂南的预期目标。85军歼敌4000余人,并有大量缴获。

冬季攻势后,85军再次开往南阳一带整补。

日军在遭受中国军队冬季攻势的重大打击后,于1940年4月中旬调集重兵,企图将第五战区主力围歼于枣(阳)宜(昌)地区。中国军队投入了6个集团军,计21个军56个师的兵力,参加作战。枣宜会战爆发。

枣宜会战从5月1日至6月24日,由于中国军队的奋勇抵抗,日军遭受重大打击。着名抗日将领、第33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将军壮烈殉国。王仲廉率85军在湖阳镇附近陈庄歼灭日军步炮联合部队第40师团第234联队。击毙敌大队长条野重夫,并有大量缴获。获得了湖阳镇大捷的胜利。

前一页[1][2][3][4]下一页四、兴学育人,文教抗战

1940年11月5日,王仲廉升任第31集团军副总司令。指挥部设在南漳,负责巩固第五战区左翼桐柏山之据点,减除一、五战区中间空隙的顾虑。

1942年初,指挥部移驻安徽太和。3月,接纳了萧县中学100名左右逃避战乱的师生。在萧县中学的基础上,王仲廉于1942年6月办起了鲁苏豫皖四省边区临时中学。9月改为国立第二十一中学,招收沦陷区的青年。在抗战困难的时期,为上述地区培养了大批人才。其中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文兴、着名雕塑家陈天、画家卓然等。

五、中原会战

1943年4月22日,王仲廉升任第19集团军总司令,辖第89军、暂编第9军,驻阜阳谢寨。

同年11月,与汤恩伯对调职务,任第31集团军总司令,驻河南宝丰赵营。

1944年4月,参加中原会战。31集团军在黑峪附近成功地对日军进行了伏击。中原会战失利后,31集团军于5月底退守豫西伏牛山区,总部设在商南西北的清油河。

六、西峡口殊死战

1945年3月,日军为攻占老河口航空基地,遏制中美空军对华北、华中各主要交通干线的袭击,确保运输安全,向鄂北、豫西方面的中国军队发动攻击。

王仲廉指挥的第31集团军,是豫西方面中国军队的主力。麾下有第78军、85军、27军以及临时拨归指挥的第28师、新3师以及镇平、内乡、淅川、邓县的地方武装,与配属的炮兵、工兵、战车等特种部队,合计约10万大军。这是王仲廉一生事业的。

从3月29日开始,到8月15日日寇宣布无条件投降,31集团军在西峡口地区与日军进行了长达4个半月的殊死搏斗。

西峡口殊死战,31集团军先后对日军完成4次歼灭战。歼敌1.3余万名,缴获战利品甚多。在着名的重阳店歼灭战中,王仲廉利用有利地形,诱敌深入,在重阳店以西马鞍山南北地区,成功地布下口袋阵,对日军形成两翼包围,并予以歼灭性打击。

8月15日,日寇宣布无条件投降时,王仲廉尚在战场上指挥战斗。

血雨腥风的八年抗战,王仲廉率领部下,“贯穿五个战区,驰骋十二行省,走完崎岖坎坷的万里血路。”终于迎来了胜利。前一页[1][2][3][4]

热浸塑钢管
一代女皇多少钱一盒
铝单板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