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胎记长成大片黑皮云南3岁女童长个毛毛背

2019-06-20 06:19:20 来源: 辽宁信息港

  吴女士为娟娟的病感到很焦心 谢瑞

  3岁零4个月大的娟娟(化名),穿上衣服和正常女孩没什么两样。爱臭美,喜欢扎羊角辫。不过,娟娟很不喜欢别人摸她的后背。

  原本那只是巴掌大的一块胎记,现在越来越大。昨天下午,娟娟的母亲吴桂芳说,她和丈夫跑了多家医院都没查出女儿的病因,现在很担心病情继续恶化。

  爱唱爱跳的小姑娘害怕露出后背

  娟娟家在祥云县祥城镇杨贵村程官一组,从祥云县城出发,到村子不过5分钟车程。娟娟的家在村子中间,一栋一层的土墙房子,厨房已经开裂,客厅里摆着一套组合家电,一套简易沙发。

  院坝里,一株齐楼高的枇杷树只留了3个枝丫,一个穿着红色外衣、黑色纱裙的小姑娘正在枇杷树下唱歌,即便有陌生人来到家中,小姑娘一点也腼腆。她就是娟娟,骑着一辆儿童三轮车欢快地唱着歌。

  见本报摄影在拍照片,吴桂芳将娟娟抱在怀里,轻轻地拉开娟娟的上衣,裸露出孩子的整个后背。娟娟趴在妈妈的怀里一动不动。

  娟娟出生时,背上就有一块巴掌大的黑色胎记,当时吴桂芳夫妇也没太在意。娟娟半岁时,吴桂芳发现这块不平整的胎记也跟着长大了,还有细细的绒毛。可如今,这块黑色胎记已蔓延到孩子的整个后背,娟娟肩胛骨以下的皮肤漆黑一片,一直延伸到臀部,细细的绒毛有10多毫米长。后背脊椎正中间,有一块鸡蛋大小、有些发灰的印记,周围有一些红白色斑点。

  当吴桂芳再次拉开娟娟的外衣时,小姑娘明显表现出焦躁不安的神情,甚至还把手中自己的一张照片扔了出去。照片中的娟娟裸着整个后背,漆黑一片长满了绒毛。这张照片是今年4月城里一家照相馆老板免费给娟娟拍的。

  我曾带着孩子和这张照片去弥渡乞讨过,她不太喜欢。吴桂芳说,今年4月的一天,她用床单背着娟娟去了弥渡,让娟娟裸着后背,面前摆着照片,在弥渡县城一家一家上门乞讨,试图筹点钱给娟娟看病。

  有好心人5元、10元地给了吴桂芳母女,也有劝她找民政局求助的。不医了,不医了。走了十来户人家,娟娟就不乐意了。孩子才3岁,却说露着后背去讨钱害羞了。吴桂芳说,女儿强烈抵触,她只好含泪停止乞讨,返回祥云。

  看了多家医院没有确诊病因

  回来少不了被杨学祥责备一番,如果有别的办法,吴桂芳也不愿意走这一步。随着娟娟慢慢长大,后背上的胎记也越来越大,皮肤变得粗糙生硬,有时奇痒难忍。忍不住时,娟娟会用小手使劲抠自己的后背,有两次抠得血肉模糊。

  担心皮肤感染,杨学祥给娟娟涂上药膏,还找来纱布做了两个手套,戴在娟娟的小手上防止她再去抠背。吴桂芳说,娟娟时不时地会对她说:妈妈,背疼、背痒。

  意识到娟娟背部的胎记可能是病变,吴桂芳夫妇先去了祥云县中医院检查,得到的答复是无法医治。医生建议他们去大理,是到昆明的大医院检查治疗。于是夫妻俩找亲戚朋友借了1.3万余元,带着娟娟去了大理、昆明多家医院求医,可病历本没有记下孩子到底得了什么病。

  有说是黑毛痣,有说是兽皮痣。杨学祥说,他带着娟娟看了皮肤科,也照了X光片都没有确诊病因,只有一家医院的医生建议他先给娟娟做激光去毛治疗。

  杨学祥说,更多的医生建议他们去北京、上海找专家看。那么远的路程,光路费对杨学祥夫妻俩来说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还有生活费和治疗费,他们想都不敢想。

  孩子渴望上幼儿园

  只要不裸露后背面对镜头,娟娟很开心,很快就和摄影混熟了。

  娟娟已经不止一次提过要去上幼儿园了,可周围的幼儿园一学期也要2600元左右,吴桂芳和丈夫杨学祥根本就没有条件送孩子去上学。家里还有个79岁的老母亲,一家4口只有7分地,只能种些蔬菜、包谷和豆子。

  吴桂芳说,每天凌晨5点,她要骑着三轮摩托去城南市场采购新鲜蔬菜,再拉到鼓楼农贸市场摆摊,赶在早高峰把菜卖出去赚点差价。

  卖菜一个月下来能挣五六百元生活费,原本杨学祥在县城一家单位打工,帮人安装水管,一个月有一千多元收入,勉强够生活。已经三岁多的娟娟,从出生到现在没穿过一身新衣服,一双新鞋子。

  衣服、裙子、鞋子都是亲戚家给的。吴桂芳说,她今年41岁,生娟娟的时候已经是高龄产妇,没有母乳全靠喂奶粉,丈夫一个月工资只够娟娟的奶粉钱。自从开始给娟娟求医,不能按时上班的杨学祥将工作也辞了,在家帮妻子卖菜。

  生活虽然拮据,但娟娟却很聪明、懂事,才3岁就会帮忙用电饭煲煮饭,还会抢着洗碗。吴桂芳说,每天她和丈夫干完活回到家,娟娟都会抬出小板凳,倒水给他们喝。

  村里有些小朋友不怎么和她玩。吴桂芳说,娟娟还小,现在很活泼,但她和丈夫担心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受到歧视,造成心理压力,更担心孩子的病情恶化。

   李佳健(都市时报)

月经后期如何排淤血
月经后期痛怎么回事
月经后期小腹痛吃什么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