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小说】狂战

2019-09-14 08:06:21 来源: 辽宁信息港


寒风呼啸,暴雪弥漫,整个北国大地,都被那纷纷扬扬落下的鹅毛大雪所覆盖,用雪白云石建筑而成,依靠着狂战圣山特拉华的冰风城,就如同一座水晶城堡般,充满了圣洁的气息。
特拉华山高耸入云,终年被白雪覆盖,据说在山顶上,有一座北国狂战士们信仰的战神托尔遗留的祭坛。
这座祭坛隐藏在特拉华山颠的空间缝隙中,只有在暴风雪肆虐的时候,才会出现,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能爬到山顶,走上祭坛,就能得到战神托尔的神力加持。
当然,这座祭坛只是一个传说,有不少强者曾经冒着风雪走上了山顶,结果什么都没见到,只是战神托尔的神力加持,更是没影的事情。
但这并不影响特拉华做为圣山,在所有北国战士们心中的地位,而那神秘祭坛的传说,也一直流传下来。
随着把暴风雪越来越大,一团团拳头般大小的雪花,打着旋,从天空中不停的洒落下来,特拉华山的半山腰上,却隐隐有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正在努力的向上攀爬。
这少年身高约莫只有一米八左右,身形瘦弱,在满街尽是魁梧大汉,以盛产杀戮机器狂战士出名的科恩王国,这样的体形,简直可以说是孱弱。
他头上带着有些破旧的绒帽,身上穿着厚厚的麻衣,里面塞着几片雪兔皮用来保暖,双手上戴着的手套,显得有些宽大,让他的手掌空荡荡的,看起来非常怪异,而他脚上的靴子,连鞋底都快磨平,走在这雪山上,时不时就会打滑。
“好冷!”从这容貌坚毅的少年嘴里,轻轻的吐出了两个字,仿佛就连他的话语,都被风雪冻住了似的,显得硬梆梆的,好像落地就会碎开一般。
他的嘴边,覆盖着厚厚的雪花,看起来,就像是个长满了白胡子的老头。
“好远,不行,我林恩不能这么放弃,若是放弃了,凯斯勒这黄金姓氏,还有家族千百年来的荣耀,就会从我的手上断绝,将来若我死去,将有何种面目来拜见列祖列宗,拜见三年前战死的父亲!”这名叫林恩的少年,抬起头,看了眼前方那巍峨的高山,眼中闪过一丝绝望,然后瞬间,他的双眼里,又涌出了灼热的,名之为希望的光芒,咬着牙,朝着特拉华山的山巅爬去。
这山路越是向上,就越是陡峭,也越加的寒冷,林恩身上那层麻衣,已经被厚厚的雪花所覆盖,刺骨的寒意,透进了他的身体里,让他感觉自己随时都可能被冻僵,倒在这雪峰上面。
一次次的摔倒,又一次次的爬起,让林恩的身上,已经满是淤青和伤痕,眼看着山巅就在数百米之上,林恩却感觉自己的力气,已经要全部耗尽,再也无法支撑下去了。
林恩靠在一块稍微可以挡点风雪的突起岩石下面,眼神越来越黯淡,那种让人骨头都被刺痛的寒意,让他感觉到无比的疲倦,只想就这么睡过去。
仿佛只要睡过去,所有的一切,就不会再来烦扰他,从此他也可以得到解脱似的。
迷迷糊糊中,林恩看见了那位名叫布克的远房叔叔令人生厌的笑脸,那种永远带着三分淡漠,三分阴险的笑容,仿佛是在嘲笑他,嘲笑他三年来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费,就连这的殊死一搏,都要半途而废。
“不,我林恩决不认输!”林恩高声的喊了一句,从这恍惚的梦境中醒过来,急剧的喘着气,伸手摸到腰间酒壶,将酒壶里一口廉价的烈酒倒进嘴里之后,他只感觉五脏六腑升腾起了一股热气,整个人顿时就精神了许多。
科恩王国三大黄金姓氏之一,千年来出现了三位九阶天空武者,七位八阶雷霆武者,十三位七阶荆棘武者的凯斯勒家族,从三百年前开始,流淌在血脉中的天空武者天赋,就仿佛突然消失,导致一代不如一代。
历次降爵之后,原本的荆棘与血玫瑰大公爵爵位已经被王国收回,只留下了等,不可世袭的男爵爵位给林恩。
林恩的父亲诺科,为了将家族的爵位与领地重新拿回,战死在沙场上,这偌大的一个家族,现在也风吹云散,只留下了他一个人。
如果林恩不能在十八岁的成年礼上完成一阶狂化,成为血武者的话,就连这享受年俸三百金币的男爵爵位,按照王国律令,也会被收回。
无数身体里带着凯斯勒血统的远亲,都在眼巴巴的看着林恩,只要林恩丧失了男爵的爵位,他们就会群起争夺凯斯勒这荣耀的姓氏,还有那三百里富饶的封地。
这其中,就以布克有可能讲这姓氏拿到手上,讲实力,他已经是七阶的荆棘武者,论财力,他们家世代经商,家财万贯,有着足够的实力和人脉,将黄金姓氏,连同那片封底拿到手里。
而且国王也绝不会让凯斯勒这黄金姓氏消失,在王国如同战神般存在的凯斯勒家族,哪怕只是一尊供人瞻仰的雕像,也要继续屹立下去。
偏偏林恩的身体,却又十分的孱弱,在冰风城里,甚至有着废物的名头,要知道,整个科恩王国,绝大多数的少年,在十五岁的时候,就能完成一阶狂化,而那些少年天才,甚至在八,九岁的时候,就成为血武者。
孱弱的身体,累世的声名,让林恩在冰风城越发的被人看扁,他也努力过,从父亲战死之后,三年里,他夏练三伏,冬练三九,早起晚睡,拼命的锤炼身体,却始终无法触及到一阶狂化的门槛。
眼看着距离成年礼的时间越来越近,无奈之下的林恩,想到了那个战神的传说,这才买了壶劣等的白兰地酒,冒着风雪,想要到这特拉华山上来寻找一线机会。
借着那一口白兰地酒传递出的热量,林恩憋着心里的那口气,竟然是一鼓作气的爬到了特拉华山的山顶上来。
在林恩的前方,是一座用血红色纹石堆起起来的祭坛,以这祭坛为中心,黑色的线条蔓延出去,结成了一个几乎覆盖住了整个山顶的六芒星阵,显得这个祭坛无比的神秘。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林恩缓缓走到了这血红色祭坛的正中间,这祭坛可说是他的希望,如果这一次他无法实现一阶狂化,他就会从这万丈深渊上跳下去,免得继续被人嘲笑。
但是在林恩站上了这血红色祭坛之后,祭坛却是连一丝变化都没有,一分钟,十分钟,直到半个小时。
随着身体里面那口烈酒带来的灼热感觉一点点的消失,寒气逐渐朝着他的身体里涌了过来,仿佛是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冻结他的生命似的。
“难道,这就是我的命运了吗?凯斯勒家族的荣光,真的就要在我的手上终结了吗?”感觉自己的身体逐渐僵硬,一个又一个纷乱的念头,从林恩的脑海里涌现出来。
就在林恩都已经绝望的时候,突然,那漫天的风雪,却是在瞬间停顿,林恩甚至还能够看到那些雪花,就在自己的面前,停了下来,仿佛时间与空间,都在这霎那冻结了似的。
“神迹要出现了吗?”看着眼前的异状,林恩的心里,充满了惊讶。
天空中的云团急速的旋转起来,逐渐的显露出了那湛蓝的天宇,仿佛是这厚重的云层之中,突然觉醒了一只巨大的眼睛似的。
无数的闪电,在这湛蓝色的云层空洞里面闪耀着,然后林恩感觉自己的意识,慢慢的模糊起来,身体里的力量,仿佛在急速的流逝一般,软软的朝着地面上倒了下去。
恍惚中,他隐约的看见在那湛蓝色的云层空洞之中,有无数闪耀着金色光芒的人在进行着激烈的战斗。
这些人实力强横无比,举手投足之间,山崩地裂,甚至能够将整片大陆击得粉碎,一个个的金色人影,在这剧烈的战斗中湮灭,粉碎,但是这场战斗,却像是没有终点似的,依旧继续着。
突然之间,一个强大无比的金色人影在击杀了数百名敌人之后,在更多的金色人影围攻下,终于粉碎,无数的金色光芒,犹如琉璃一般,四处飞溅,其中一块,却是穿过了这湛蓝色的云层空洞,朝着祭坛笔直的坠落下来,就仿佛是一颗金色的流星。
迷迷糊糊之中,林恩看着那金色的,如同流星般的碎片重重的砸落在了这战神的祭坛之上,然后飞速的没入到了他的身体之中,紧接着,林恩感觉一股暖流在自己的身体里面涌动,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感觉,然后,他整个人,就这样晕了过去。
一层金色的光芒,完整的将林恩的身体覆盖了进去,然后在他的身体上流淌着,却是全部都钻进了林恩的眉心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这金色的光芒,从未出现过一般。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林恩这才慢慢的苏醒过来,他从祭坛上爬起,却是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上,竟然是连一片雪花都没有,刚才在这祭坛上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按道理来说,哪怕是山顶的冰霜寒风,都可以要他的性命,但是他的身上却是连一丝冻伤的痕迹都没有,相反,还有一种暖暖的感觉在涌动着。
想到自己昏迷前所看到的天空中的异状,林恩立刻就抬起头来,然后,他就看见自己先前见到的那个巨大湛蓝色云层空洞,此刻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天空中依旧阴云层层,飞雪飘零。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刚才那一幕,又是真是幻?”林恩呆呆的站了片刻,左思右想,却是不得头绪,长叹了一口气,还是决定下山去。
让他惊讶的是,下山的时候,这被冰雪封锁的特拉华山上崎岖的山路,在他的脚下,竟然是出奇的顺畅,本来俗语说得好,上山容易下山难,但是现在,他下山却是比上山时要轻松许多。
他的眼力,身体协调能力,似乎在祭坛上沉睡了一会之后,就来个突飞猛进似的,那些垫脚的石块,哪怕是再怎么小的一点点,他也能够发现,可以准确的踩在这些石块上,朝着山下走去,身体平衡能力的进步,更是让他在这冰雪山路上行走,隐隐约约,有一种如履平地的感觉。
而且林恩可以感觉得出来,这下山的时候,哪怕是没有喝烈酒,但他的身体里面,却始终涌动着一股热流,让他即使在这雪山上,也丝毫不觉得寒冷。
等到下山之后,林恩却是长出了一口气,虽然说他并没有得到传说中的战神的神力加持,不过他却是感觉得出来,自己的身体,似乎发生了一些微妙的改变,这种改变,或许能够让他觉醒一阶狂化。
林恩现在住的地方,并不在冰风城里面,而是住在城外的平民区里,至于他们家的祖宅,早就因为家道中落卖了出,能在城外有这样一个小院子容身,也算得上是不错了。
要是在成年礼之前无法觉醒一阶狂化,被剥夺爵位继承权的话,恐怕到时候为了活下去,这小小的院子,都不得不卖出去。
走进了那个小院子之后,林恩将院门掩上,然后回到了房间里面,上下特拉华雪山一趟,虽然说有身体里面那股神秘力量的帮助,但林恩也还是筋疲力尽,想要先好好睡上一觉,补充一下体力再来好好研究一下自己在山顶祭坛上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朦朦胧胧之中,林恩感觉自己仿佛是穿越了无数星河似的,来到了一片虚空之中,只看见一团金色的光芒,在这无尽虚空中如同心脏般的跳跃着。
紧接着,在他的周围,出现了无数光影,之前在战神祭坛上昏迷时所看见的那个金色战神,再一次出现,不停的和各种凶猛到了极点的魔兽战斗,使用重重不可思议的战技,将这些可以肆虐大地的魔兽击杀。
然后画面一转,这金色的战神,又和同样身体上流淌着金色光芒的神明开始战斗,只要是他所过之处,大地崩裂,山河塌陷,时空破碎,一个又一个的金色神明被他击杀,直到他被围攻而陨落,这所有一切,都如同时光流转般,出现在了林恩的眼前。
“承接吾的武神意志吧!凡人!”
当那金色的战神在陨落的时候,他突然抬眼看向了林恩,那深邃无比的目光,仿佛是刺入了林恩心中似的,让林恩呆呆站在那里,竟然无法动弹。
那金色的光团,剧烈的颤抖起来,荡漾出了一枚金色符文,朝着林恩冲了过来,然后在瞬间,就没入到了林恩的身体之中。
当这枚金色的符文完全被林恩索吸收之后,他就感觉到自己所处的这片空间,仿佛是在以飞快的速度倒退似的,将他给推了出来,然后,他就从沉睡中惊醒过来,坐在了床上。
一篇完整的战技口诀,突然出现在了林恩的脑海之中,仿佛是被一种神秘力量印刻上去了似的,清晰无比,这让林恩立刻就联想到了先前他在梦境里面融入到身体里面的那枚金色符文。
这篇战技名为清静诀,虽然林恩并不清楚这清静诀有什么样的神奇效果,但是梦中所见那金色武神的强大战力,却是让他对这口诀充满了信心,或许,这就是他冲击一阶狂化的关键所在。
想到这里,林恩就连忙从床上起身,然后来到了院子里面,按照这篇清静诀上所讲,开始进行修炼。
虽然说林恩对这口诀上所说的什么穴位,经脉之类完全不能够了解,但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当他看到了这些穴位和经脉的名字时,竟然马上就能够知道这些东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仿佛那金色的符文在将清静诀融入到他身体的时候,也同时将这些知识也放进了他的脑海里面。
按照清静诀上所说,林恩开始缓缓的呼吸,感受着自己身体里面那所谓的气,当他运转清静诀的时候,从特拉华雪山上下来时身体里涌动着的暖流,却是再一次出现,自然而然的循着清静诀的运转路线在他的身体里面流淌起来。
随着清静诀一次又一次的在林恩的身体经脉里面流转,那股暖流也逐渐的凝聚起来,仿佛是滚雪球一般扩大起来。
每当这股暖流流淌过去的时候,林恩就感觉到自己身体里面的每一处肌肉,似乎都在经受一次锤炼,然后肌肉中的力量,都被这股暖流给压榨出来,凝聚在一起,仿佛是要释放出来一般。

共 6060 字 1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又是一段无与伦比的传奇了,令人读了,大开眼界。林恩,因为悟性不高,不能在规定的时间悟出一阶狂化什么的,而遭到家族的迫害,失去了地位,只得知道远离城市的地方。但林恩不会罢休,他孤身一人,向着那个传说的祭坛而去,历经万难,甚至生命。当到了目的地的时候,依然昏厥。可是,奇迹还是出现了,战神的传说在林恩身上应验了。他得到了战神的相助,托付,很快的就进入了状态,攻破了一阶,甚至,在很快的时间内,达到了三阶狂化的境界。救伯爵之女,少年礼上赢回颜面,争得荣耀。在曾经住过的小院,和那个薇薇安一家的缘分,也足见人间还是有真情的。家族的迫害,人情的淡薄,却被作者渲染的淋漓尽致。所映射的,也足见作者的用心良苦。小说还是沿用以往的风格,人物姓名很是特别,可谓别出心裁了。打斗场面继续精彩详尽的刻画着,笔锋依然犀利。场面宏大,玄机重重,引人入胜。倾情推荐。——哪里天涯【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 0208】
1 楼 文友: 201 -0 -01 16:41: 4 问好作者,欢迎赐稿江南烟雨社团,祝福愉快。
 楼 文友: 201 -0 -01 19:59:04 神牛,我们每天都出现啊~~啧啧,这个约定太有意思啦
回复  楼 文友: 201 -0 -01 20:04: 0 嗯,看到你后台的文章,我就果断发了这个。。。
回复5 楼 文友: 201 -0 -01 22:40:54 这个月,你会每天都看到我的。。哈哈。。
6 楼 文友: 201 -0 -02 16:58:17 履泽兄,你的文采是越来愈好了呀,而且速度也是惊人的快,加油啊。呵呵 爱好文学,与文学一起成长!
回复6 楼 文友: 201 -0 -02 20: 6:41 一般般哈。。儿童中暑怎么办
宝宝口臭是什么原因
风湿关节炎肌肉酸痛
孩子口舌生疮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