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输”变“三赢” 西南交大7个科研项目确权转化

2019-07-21 21:21:03 来源: 辽宁信息港

在“成都新十条”出台之前,成都已有高校先行先试职务科技成果混合所有制改革。昨日的发布会现场,“职务科技成果混合所有制”设计者、西南交大国家大学科技园副总经理康凯宁心情激动,他表示,“当科研成果的所有权是自己的,你就不会只是想着仅仅发几篇论文那么简单,你会想办法让它变得有市场价值。”康凯宁一语道出高校院所及科研人员的心声。

科技成果转化主体非发明人

教授成“地下工作者”

康凯宁介绍,今年1月,西南交大出台“西南交大九条”,在我国首次明确了职务发明人对职务科技成果的所有权。

据介绍,职务科技成果是由高校提供技术条件、国家投入研究经费、发明人投入创造性劳动产生的。高校和国家是“爹”,发明人是“娘”。但由于绝大多数成果尚未转化,国家无法支付发明人创造性劳动的报酬,即使高校根据科研工作量发放了科研奖金,其数额也无法对价发明人的创造性劳动。

康凯宁说,教授个人层次的科技成果转化有声有色,却因担心侵犯学校的知识产权,不声张、不申请专利也不敢做大,教授几乎成了“地下工作者”。“科技成果转化主体不应该是高校这类非营利事业法人,只能是发明人。”因此必须通过职务科技成果所有权改革,使发明人成为科技成果转化的主体。

西南交大已有7个项目确权

盈利超2亿元

“混合所有制彻底改变了过去‘教授拿不走股权,学校干不成科技成果转化,政府得不到科技型企业’的三输局面。”康凯宁说,通过对混合所有的职务科技成果评估作价入股,2015年西南交大已有4个教授团队与科技园、投资方成立了科技型创业公司并进入孵化阶段。有4个教授团队的职务科技成果正在进行分割确权、评估作价入股,其中包括中低速磁悬浮二代技术、可降解生物材料等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职务科技成果。

截至目前,已经有7个项目确权,并且成立公司,盈利超过2亿元。而在此前的2003年至2009年,西南交大国家大学科技园只有一项职务科技成果得到转化。

对比北京中关村自主创新示范区的股权激励,“北京采取的是先评估作价入股再分割确权的做法,即‘先转化后确权’。但成都的职务科技成果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做法则大为精简。采取的是‘先确权后转化’,直接将职务科技成果所有权落实到发明人头上。这只需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办理专利权人变更手续,然后将知识产权评估作价入股,发明人持有的知识产权就变成了发明人的股权。也就是说,我们用1个章解决了中关村那边17个章才能办成的事情。”康凯宁介绍。

案例

发明人可以决定科技成果怎么转化之后……

搁置6年的“纸面成果”终产品化

西南交大土木学院杨其新教授团队的“隧道及地下工程喷膜防水材料”项目,从2004年起申请了6项发明专利,到2010年还未实现转化,成为“纸面成果”。2010年,西南交大国家大学科技园将该项目作为职务科技成果混合所有制试验的个案例,成功地将由西南交大所有的专利变更为该教授团队与国家大学科技园共同所有,然后经第三方评估作价500万元入股成都嘉州新型防水材料公司,杨其新教授团队持有其中的300万元股份。该成果在公司内又经过3年多的产品化研发,终于在2014年完成了产品化,现已取得3000多万元的销售收入。

预防疾病的饮用水可以推向市场

“这是我们的一项科技成果转化为产品。”昨日发布会后,西南交大材料学院黄楠教授带着一瓶注入高浓度氢的饮用水来到现场,别小看这一小瓶饮用水,它能够清除人体的有害自由基,很好地预防心脑血管、肝炎、糖尿病等疾病。黄楠教授向记者介绍,上述疾病的发病原因与人体内的有害自由基有关,“而在饮用水中加入高浓度的氢能够清除这些自由基,可以预防疾病,甚至将来可以作为疾病的辅助治疗。”由于一般的水很难融入高浓度氢,黄楠教授及团队的技术已经获得两项国家专利。是否进行转化?如何转化?怎么推向市场?现在,这项科技成果转化的问题由黄楠和其团队说了算。

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回事
小孩为什么流鼻血
小孩爱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本文标签: